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zsybook@126.com

 

(港澳台及海外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1@bookhk.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66@bookhk.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66@bookhk.com

社会科学(限咨询、投稿)

book3@bookhk.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33@bookhk.com

经济管理(限咨询、投稿)

book1@bookhk.com

教育培训(限咨询、投稿)

book2@bookhk.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33@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book@bookhk.com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最新书稿】:回忆录《岁月留痕》顺利出版完成

来源:作家吧--专业图书出版信息网站 作者:admin 时间:2013/10/14 9:18:42

  作者感言

  我知道,谁都不会忘记,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顺应民意一举粉碎了“四人帮”,10月24日上午10时,党中央在天安门广场召开了一百万人隆重庆祝粉碎“四人帮”的盛会。“四人帮”的倒台,也给十年的“动乱”与“浩劫”的“文革”画上了句号。

  “赶前错后”是一种机遇,笔者有幸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参加并亲眼目睹了那十年的动乱。历史的脚步,从不重复,十年的“动乱”与“浩劫”成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建国二十七年后,人民与党内分裂分子相斗争而决出分晓,四十四个年头,一万六千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70、80、90后的晚辈后生们,对那段历史像听天书般遥远了。对于笔者那亲临的十年,却如一幕闹剧,那情、那景、那人、那事、那乱、那疯狂让人心惊肉跳,那打、砸、抢、烧,那无法无天的胡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当年的人们是那样的疯狂、是那样的愚昧无知……那山林野火般的运动,如立体般鲜活地呈现在眼前……

  疯狂了十年的“四人帮”虽然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四人帮”的劣迹还是给中国人民留下了抹不掉的印痕,留下了几许沉重、几许疑问、几许不解。施会泉先生在他的“那个‘绝版’时刻”中感慨地说:一个伟大的国度,一个伟大的民族,在朗朗乾坤下,竟任其恣意涂抹的荒唐岁月达十年之久,一个用千千万万英烈的鲜血孕育的共和国肌体,用英烈们的高大身躯垒砌的共和国大厦,竟被他们搞得百孔千疮乌烟瘴气。

  日月昭然,玉宇澄清。每当万籁俱寂之时,笔者在想,在静静地回味那十年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笔者在想,时光的流逝是无法挽回的,时光老人再也克隆不出那十年的“动乱与浩劫”。站在历史的制高点,回头看这段“历史”,承载着太多的代价与沉重,这段“历史”留给史学家和文学家们淘不尽的“金”,可以用其一生精力去解读去探究。

  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那疯狂虽然没有人愿意提起,那疯狂虽然早已进入了坟墓,为了前车之鉴,为了警醒后人,为了记住那难忘的岁月,我还是用十年的时光把它写成了书。

  说实话,十年的登峰造极,十年的“左倾思潮”的泛滥与猖獗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了伤痛,这种疼的灾难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制造的。我个人认为,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他的目的不是想把中国搞乱、搞垮、搞倒退。他的目的是让国人提高觉悟,让广大党员、干部、人民群众提高思想觉悟跟着毛泽东干革命,实现共产主义。然而,文化大革命在一小撮人的掌控下偏离了正确的政治方向,偏离了革命的轨道,偏离了人民大众的心理和愿望,偏离了毛泽东思想,实质上文化大革命成了几个人泄愤、图谋、攀爬的工具。

  在十年的“动乱”中我是一个亲历者,我写日记,做笔记是想留下些印迹。可是,我当时所记的笔记绝对是保密的,是留给自己看的。那时的环境和政治空气是绝不能、也不敢把自己写的东西拿出来让人看。“四人帮”倒台后,我的朋友慢慢的知道我记录了十几本有关文化大革命中的人和事,记录了一群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疯狂、变态和心灵的扭曲,记录了一群好人,正直的人被打倒、整垮和杀害。

  有个朋友勖勉我说,你从始至终参加了文化大革命,你目睹了残酷的现实,你怀着一颗正直的心说过正直的话,而且在运动中你也是一个造反派的头头,你有体会、有感受、有经历,你在运动中受过迫害,吃过苦头,你对一些坏人坏事恨之入骨。你如果能如实地把那些愚昧无知,把那些扭曲了心灵、变了态后的疯狂写出来,会给过来人一个回忆,给今天的年轻人一个警醒,给子孙后代一个借鉴。

  可喜的是,从报上我看到了杨泽文先生的“重读《牛棚杂记》”。

  《牛棚杂记》是季羡林先生的一部个人回忆录,它详细记录了季老在十年“文革”中失去人身自由的“牛棚生活”。该书写于“文革”结束16年后的1992年,时隔6年之后的1998年3月才与读者见面。为何如此,当然有其原因。

  原来在十年“文革”中历经磨难和九死一生的季羡林季老,随着1976年“文革”正式结束的同时,季老也开始了长达16年的反思、观察、困惑和期待。季老在反思“史无前例”的十年动乱为什么会发生,他在观察历经浩劫之后的人们是如何对待这段历史,他在困惑那么多人怎会突然间变得疯狂乃至丧失人性。那会的季老在期待有人能把自己亲身感受的灾难一一写出来……遗憾的是,日日盼,月月盼,年年盼;盼来的却是失望,没有人肯动笔写一写,为此季老的心里十分的不解,万分的担忧;“这场空前的灾难,若不留下点记述,则我们的子孙将不会从中吸取应有的教训,将来气候一旦适合,还会有人发疯,干出同样残暴的蠢事。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可怕,就可怕在“文革”中,在中国任何一个单位都能私设公堂、私设法警、私设监狱来剥夺一些人(所谓“牛鬼蛇神”)的人身自由,将他们日夜关押在“黑屋”里,接受没完没了的批斗和强制进行劳动改造。

  学者林贤治认为,对于“文革”,以及前“文革”的系列政治运动,至今朝野上下一致取否定态度。但是,应该看到,这是一种政治否定,而非历史性否定。因此对于“文革”以及运动中的种种恶行,需要从政治性否定过渡到历史性否定,否则有可能产生“‘文革’连续性”。作为阅读者,我们应该明白,无论是季羡林先生还是林贤治先生,他们的思考与担心并非多余,更不是杞人忧天。

  季羡林先生的《牛棚杂记》,如同巴金的《随想录》,都是用“血”和“泪”写成的文字,更是“思”与“想”地结晶。读者认为今就“醒世”与“警世”的角度而言,它们都是经得起我们反复重读的。

  读了杨泽文先生的“重读《牛棚杂记》”给了我勇气,也使我的胆子大了,我觉得自己在“文革”时期记下的“恶”和亲眼目睹的“疯”,应该把它呈现出来,献给今天的年轻人。

  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那十年浩劫,使20世纪世界为之震惊的大事。经历过浩劫的中国人希望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今后不再重演。由此,笔者安心写了自己的亲历,写了那十年农村农民的罹难。写出农村一些人在那“动乱”中见利忘义、尔虞我诈;写出一批人憨厚正直、大义凛然的事。

  十年浩劫有艰苦困难,有胜利的喜悦,有斗争的险阻,有不屈不挠的战斗神勇,有可歌可泣的事迹,有流血牺牲的悲惨。中华民族在那轰轰烈烈的,在那迅猛异常的浩劫中品尝苦涩,承受着暴风雨般的沐浴。十年浩劫使中国人得到了教训、得到了感悟、得到了警醒、得到了磨练,以及烧伤后结疤的疼痛。疼痛之后的警醒是一笔财富。中华民族从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火一样的炼狱。炼狱得到的经验与财富留给后人,留给现在处于和平建设时期的青年和过来人共同珍惜那十年炼狱给人们留下的财富!巴尔扎克说:“挫折和打击对于弱者是万丈深渊,对于智者却是垫脚石,它增长人们的智慧和勇气。”是啊,中国人都是智者,中国人通过劫难的洗礼和火一样的炼狱,看清了自己的拙劣,知道别再搞窝里斗了,握紧拳头,开拓进取,富民强国。

  说实话,我所写的《岁月留痕》只是大树上的一片叶,也是个“疯狂”的故事。可那“疯狂的故事”如火烙,火烙印在那一段日子里,给日子留下了伤痕。那伤痕也是笔者的亲身经历,更是反映“文革时期”客观现实的。

  事实是无可异议的,但个人的感受和认识,要通过主观能动性,难免会受到环境、理论、知识的局限。所以,笔者对历史和政治问题的认识是见仁见智的。应当表明的是:笔者对十年的“文革”是持批判性的,它的错误在于邪气盛、正气衰、坏人狂、好人蔫。事物是对立的,但它又是统一的,最后,还是正义压倒了邪气,好人打倒了坏人。

  总之,十年的动乱,让中国共产党人难忘,让老百姓心惊肉跳、让日月留痕。

  【作者简介】李言录,顺义区作协理事,写有长篇小说《山娃》\《岁月留痕》两部,中篇小说四部,其中《爱与不爱》一部中篇获中国作家第三届金秋笔会优秀奖。写有乡村杂记三部,共300多篇,其中一部分散文、随笔、小小说在市级报刊上发表获奖。有几篇已被收入书中。此长篇《岁月留痕》是作者用十年的时间写成的。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