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国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新书上架与赏析:《迟到的戒指》

来源: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作者:admin 时间:2019/12/3 13:56:04

 

 

作者:修瑞

定价:39.00元

出版社: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11-18

书号:978-988-8663-04-0

内容简介:

 原本一心想考取刑警的葛文聪(主人公),因为屡考不中,加上在津州日报社当记者的女友姜碧婷的劝说,最后进入报社,成为津州日报的实习记者。在报社,葛文聪遇到了他人生中的导师李伟民,一名一身正气的老记者。在李伟民的苦心训练和帮助下,葛文聪逐渐喜欢上了记者这一行业。一次偶然的机会,姜碧婷和李伟民采访一起农民“被贷款”案件,揭开了津州市一起腐败案件的一角。两人在前往举报的路上,遭遇“意外”车祸而遇害。葛文聪在痛失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爱人和新闻工作的领路人之后,沿着两人的脚步,在经历了各种困难阻挠,以及威逼利诱之后,一步一步揭开了真相,配合长期以来调查该案件的纪检部门,最终还津州一片天朗气清。

作者简介:

修瑞,1986年生,满族。,吉林省作家协

会尝最.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七期少数民族女

学创作培训班毕业学员。主编有口述史《见

证——东北抗日义勇军代王砬子密营遗址

抗口忠侠姜志远调查采访实录》  书著有

长篇报告女学《密林中的脚印》等。有女学

作品见于《民族女学》《作家》《散文选刊》

《读者》等期刊。

目录:

 

章节内容:

 

《迟到的戒指》

“站住……你跑不掉的……”

午夜时分,天空里撒着细雨。城市边缘的一处又深又窄的巷子,远离都市不分昼夜的灯红酒绿,五六盏昏暗的路灯,仅有两盏勉强亮着,微弱的灯光根本透不过巷子的阴森。

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在巷子里拼命的奔跑,急促的呼吸杂着沙哑和血丝,汗水和着雨水不断从头上流下,流经脸颊,流经眼角。脚步踏着地上的积水发出的声音同样急促而沉重。四五个同样面目模糊的高大男子手持铁棍和砍刀快步追赶着前面的男人,一边追赶一边放肆地叫喊着。叫喊声和着杂乱的脚步声,回荡在又深又窄的巷子里。

就在男人即将跑到巷子尽头的拐弯处时,两个持刀的黑衣男子突然从巷子尽头的拐弯处迎面出现。男人来不及减速,一头撞在了两个拦截他的男子身上,然后被反弹回来,摔倒在地上,溅起地上的积水。

后面追赶的人气喘吁吁赶了上来,领头的男子朝着倒在地上的男人的头部狠狠踢了一脚,“你他妈的还挺能跑,起来再跑啊!跑啊!”一边说着,一边再狠狠朝着男人的肚子踹上几脚。

不多久,几个黑衣男子不紧不慢地离开了。那个逃命一样的男人斜倚着巷子一侧的墙壁,坐在积水的地上,呼吸声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最后消失在了雨夜的深巷。他的后脑和前额都流着血,浑身上下有三十几处刀伤和棍伤,最致命的一处在胸口,直接刺穿心脏。男人挣扎着试图扶着墙壁站起来,但是失败了。手在滑落的时候,在墙壁上留下了长长的五道血痕。

雨整整下了一夜,将近天亮的时候,那些黑衣男子从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上下来,进了一处公寓,把一个黑色的公文包交给了一个坐在黑暗里翘着二郎腿看电视的带着墨镜的男人。

“东西都在这里了,那家伙也闭嘴了”。一个黑衣男子说。

坐在黑暗里的男人“哼”了一声,说了句“不知天高地厚……”

男人刚要从黑暗里露出面目,一阵刺眼的光突然闯了进来。葛文聪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身的冷汗,被褥和枕头都湿了大半。葛文聪喘着粗气,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屋子里,刚好投在汗湿了的枕头上。

原来是在做梦。

拉开窗帘,太阳已经爬得老高。床头的闹钟显示着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十分,距离上班最迟签到时限还剩二十分钟。葛文聪赶紧跳下床,一边穿裤子,一边喊着“婷婷,快起床,上班要迟到了”。见好半天没有回音,葛文聪跑去推开女友姜碧婷的卧室门,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客厅的餐桌上有一杯热过的牛奶和半包前一天晚上从超市买回的面包片。牛奶已经微凉,想是姜碧婷出门已经有一会儿了。牛奶杯子下面压着一张字条,是姜碧婷留给葛文聪的:

“猪头,今天我有重要的采访,就不等你一起吃早饭了。牛奶一定要趁热喝完,晚上回来我要检查”。落款是“婷婷少女”和一张简笔笑脸。

匆忙吃了早饭,临出门,葛文聪对着镜子抓了抓睡歪了的发型,让乱蓬的头发看起来稍稍理顺了些,这才急急忙忙出了家门。

还好葛文聪租住的房子离他实习的报社——津州日报社不远。按照他的速度,步行十分钟就可以到达。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