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国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新书上架与赏析:《趟不过的清水河》

来源: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作者:admin 时间:2019/11/26 10:42:26

 

 

作者:高建春

定价:180元(全三卷)

出版社: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10-8

书号:978-988-8609-80-2

内容简介:

 本书讲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发生在陕北黄土高原上一个叫清水河的村落的农家故事。在这个不到60户人家的小山村,农家人韦见民的独子向东成功考上大学后,在继承父业扎根地与向往更广阔的世界寻求发展之间长期纠结与犹豫,最后在拿着农业大学录取通知书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与青梅竹马晨曦姑娘相遇,并取得晨曦姑娘的开导与帮助

 

作者简介:,最终找到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道路。

高建春,男,汉族,陕西,洛川县,杨庄河村人。生于1966年3月。大专文化,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高研班06级学员。

1998年开始文学创作,2000年发表作品。曾出版发表过长篇小说《北炼魂》《黄土地之恋》《落叶归根》,中篇小说《选举》《古槐》,短篇小说《迁坟》《人生的小舟》,散文《三进京城》《月亮还是故乡明》《洋县之秋》《作家的劳动》《女人情人》《晨光》《悠悠川南行》《下雪的早晨》等多部作品。

作者现供职于延长石油集团公司。

 

章节内容:

第一章

惊蛰刚过,这一年的春天好像来得有些过早。

按往年的这个月份,天如果一旦阴下来紧接着就飘起了雪花,可现在就不同了……

昨天早上,老天爷的脸一沉,竟然毛骨悚然地下了一天一夜连阴雨。

是的,这是一场救命雨。听当地人说,他们清水河村从去年入冬都没见过雨雪了。前段时间,这地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对这久旱不遇的苍天感到熬煎,甚至他们的精神都不正常了。

这个村子的人有点怪,他们从不相信科学,但他们对迷信还是比较感兴趣的。眼前整个黑鸭鸭的人群铺天盖地跪倒在龙王爷的塑像前磕头、作揖、烧香和吊裱。还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竟然为这苦命的天爷放出了哭声。

哭够了,接下来就是村里提前派了几个能说会道的人向龙王爷祈祷,诉苦,让不知情者还以为这个占地不到200亩村落的地盘上死了人哩!

是的,清水河村人的祈雨活动其非凡程度犹如一锅沸水。在人们的心里,这样的迷信活动,是对世者的一种力挽狂澜。是啊,庄稼人的这种对神灵的信仰几乎把学校里的师生都惹得敲着锣,打着鼓,呐喊着口号,大呼小叫地投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热火朝天的祈雨中。

在此,清水河村的好多庄户人家,天还没黑都把尿盆拎进屋里,他们关门上炕,拉灭电灯,淫声荡气地钻在被窝里,有说有笑地进入了生活。

下雨了,庄稼人的心情欢实了。可就在这场阴雨连绵的幕后,我们的清水河村这位单身女人腊梅似乎对这场雨有种说不出的闹心。

腊梅听到外面这淅沥的雨声,她的心都快烂完了。这一夜,她瓷呆呆地陪在女儿身旁,一双泪汪汪的大花眼聚焦着年仅12岁的女儿晨曦躺在暖和的被窝里甜甜地睡着了。顿时,她这副苍白而憔悴的鹅脸盘被冰凉凉的泪水淹得涩疼,涩疼。她在哭泣声中给女儿盖好被子,并在心里对娃说:“晨晨,我娃好好地睡觉,今晚说不定咱娘俩在这个支离破碎的家里睡最后一夜了。”

雨,现在越下越大,外面似乎还在刮风,那噼里啪啦地雨点,敲打在窗棂子上,雨水顺着玻璃纵横地流淌,腊梅朝门外巴眨了一眼,她的泪水哗哗哗地在高高的鼻梁上分了个岔流进嘴里。泪水是咸的,也比较苦涩。一年前,若不是那场催命的雨水在作孽的话,她的男人今晚也把她搂在被窝里,她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自己也不至于恓惶到这种地步啊!

前两天,明录叔给她介绍了道北村一个约34岁的男人,她对这事瞻前顾后,忧心忡忡。按说她离开男人才仅仅一年零八个月,如果突然论起改嫁,可能村上还有些嘴不牢的人在她身后骂她:“你看看这烂婆娘,男人死了才不到两年,他的屁就夹不住了……”事实不假,她今年才33岁呀,这个年龄她不能把自己亏在清水河,她得往外跑,碰碰运气,给自己寻个窝,一方面解决自己的生理上的问题,另一方面她还要为晨曦的未来做打算。

坦白地说,她现在需要男人。需要一个像永善那样心疼婆娘的男人。孩子还小,尽管她后来给孩子找的是后爸,当然亲爸和后爸那是两张脸,两颗心,可不管怎样,她得想办法拴住男人的心,用自己这两只勤劳的双手和她这副漂亮的脸蛋把他伺候好。

还是明录叔说得对,你现在还年轻,外边没个遮风挡雨的,屋里没个知冷知热的,咱光知道顾面子,这面子能顶饭吃吗?我希望你能大胆的走出清水河,如若能遇到个好男人,你和娃也就不再教人丢心了。

曾记得那天晚上,永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有气无力,挣扎着握住她的手,他当时的脸色灰暗而蜡黄,两只血泪斑斑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气。一张干裂的嘴唇微微地逗弹了几下,直到最后吐出了几个让人听不明白的字:“腊梅,我实在对……对不起你,你往后来,往后……往后来带着咱晨晨,改……改……托人找个好点……人家,你们好好地过光景,你还年……轻,梅……”永善最后连一句话都没说完,他张了张嘴巴,就像一张破凤箱叹完了长长一口气,闭上眼睛,与世长辞。

腊梅终于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哭了,她的哭声把晨曦惊醒了。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