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zsybook@126.com

 

(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畅销书作家马叛:写作让我通向梦想之路!

来源: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作者:admin 时间:2019/7/9 15:40:37

 可能是因为近一年多的时间连续出了五本书的缘故,最近陆续有人来找我咨询出书的问题。昨天和朋友在公园里刚好也谈到了这个问题,跟着说到了写作和文学梦想。所以今天一并谈谈这些事情吧。

昨天我们是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拉马戈的代表作《失明症漫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作为讨论的起点,进而延伸出的一些感想。

通常在我眼里,书是分为两种的,一种是充满智慧的有趣的书,一种是消遣品。读到前一种是运气好,读到后一种就当消磨时光了。最近运气好,遇到的都是充满智慧的书。

我大概是从七八岁的时候开始喜欢阅读和听评书之类的东西,打算写作是到十四五岁的时候。从读和写的转变要感谢王小波。在他之前我读了大概有几百本国内外有名无名的著作,读的时候都只是读而已。读到王小波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也有文学才能,也许可以写一写。

王小波虽然流行一时,但是我感觉世人对他还是有很多误解的,觉得他就是黑色幽默调侃,或者描写性之类的。我所理解的王小波是一个非常认真的在写作的人,那些黑色幽默的调侃那种对性的描写我觉得都是表面的东西,或者说都是一种掩饰吧。我觉得他骨子里是一个非常纯真的小孩,从《绿毛水妖》可以看出。而他想写或者说写得比较成功的应该是《寻找无双》那种风格,而不是《黄金时代》。

昨天聊到《失明症漫记》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寻找无双》,同样的荒诞,同样的合理,同样的制造了一个世界,同样的具有讽刺性和批评性。

我当时吧,就是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是想写这样的小说,用荒诞的风格缔造一个世界出来,在那个世界里有各式各样的人,我并不能完全的控制他们,或者说我制造出他们之后,就只是替他们说话而已,他们虽然是一个独立的新的世界,但并不和现在这个世界脱节。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开始写小说,但是光有想法不行,很多实际的东西跟不上,落笔自己就觉得俗气了,不断删了写,写了删。

家里人发现我在写东西之后,就劝阻我,认为这是一条不务正业的道路。为了让他们理解我,我就开始有意识的想要发表作品。

然后就开始买一些杂志打算投稿,大概有两年的时间吧,写了很多东西,通过电子邮件和信寄了出去,大概有二十万字左右吧,都没能发表。

那时候正是青春文学蓬勃发展的时候,我当时就在心里想,我是否该坚持下去,我写我想写的那种小说,好像没有地方愿意发表。没地方发表父母就不会支持我写下去。

因为出身寒门,我不可能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写作上,我必须得找到其他养活自己的东西,但是我又只爱好读书和写作,不喜欢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

那时候因为写作认识了很多朋友,后来他们都去做其他行业了,渐渐联系就少了,偶尔联系上也得知对方很久不写了。当时我就很担心,如果我去做别的事情了,那么会不会有一天我就彻底忘记当初那个写作的梦想了,彻底被这个庸俗的世界同化了?

既不想干别的,写出来的东西又不被认可发表不了,当时我是相当苦闷,就去了很多地方,差不多溜达了大半个中国。通过这一圈的溜达我发现,其实我暂时放弃那个梦想就好了,我写杂志愿意去发的东西,在这些东西里稍微保留一点我自己的梦想就好了,等有一天我能养活自己了,彻底独立了,我再去全身心的投入那个梦里。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就顺利多了,我开始写情情爱爱的故事,因为我本身经历了很多感情上的挫折,所以简单的讲讲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感悟体会,就是一个非常曲折的小说,然后我开始在国内各种畅销杂志发表文章,还拿了一些奖,陆续出了七八本书。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太开心,因为我还没有办法让自己去实现最初的那个写作梦。因为虽然在流行文学的写作上取得了一点成绩,但是赚的钱远远不够用,父母催着结婚,真结婚了又要养活孩子。所以可能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我才能去全身心的实现那个梦。

但是因为有那个梦想的存在,我其实过得还是很开心的,我知道自己有一天一定可以去写那样一个故事,缔造那样一个世界。我可以一直朝着那个梦想去努力就好了。

所以当我出了书赚到钱的时候,我高兴,不是因为这本书或者那些钱,而是因为我觉得我离那个梦想近了一步。

我想有一天,当我可以去全身心的写那个故事的时候,也许我不一定写得出来,不一定能成功,但说不定也能成功。只要能成功的写出那个故事,我想我就会很开心了,是否发表根本不重要。就像王小波开始写作的时候他相信自己有这个才能,我估计他死的时候也坚信自己写的东西有一天会被关注。所以尽管他生前没有受到大的关注,但是我想他是开心的,因为他清楚他在做什么。

我写这些东西不知道看的人是否看明白了,其实主要是想对这些来问我出版问题的人说这些话的。就是说是否发表是否被认可其实没那么重要,关键是自己认可自己,自己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有的人说,我只要出本书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我觉得这种人其实不热爱写作。出一本或者出一百本书并不能证明什么,关键是你是否写出了心中的那个故事。

如果有一天我写出了那个故事,我觉得我立刻死了我也是开心的。

所以如果你也是一个为了发表为了出书而犯愁的年轻人,也像过去一直被退稿的我一样,我想你可以问问自己,你是否真的热爱写作,是否知道自己未来想要做什么。

写作其实能带给人的最主要的是快乐,金钱地位什么的都是非常次要的,而且我觉得不能利用写作来做什么事情,那样肯定会适得其反。你真诚的对待写作,写作才会真诚的对待你。

如果你现在写的东西不被认可,而你又坚信自己是有文学才能的,坚信自己写的东西有一天肯定会被认可,那么你不妨试试用一下我曾经用过的办法。就是写一些现在这个社会上流行的东西,曲线救国,先发表一些可能不能你特别想写的东西。用发表的这些东西来证明你是有文学才能的,来获取一些物质上的东西。

可能有人会说,如果为了挣钱,那我可以干别的啊,我干嘛要写我自己不愿意写的来挣钱呢。其实我当时也想过这些问题,但是放眼周围,我可以做的无非就是经商销售之类的。这些和写作离得太远,我担心有一天搞这些会把我毁掉。

而写作呢,尽管有时候写的东西是我不喜欢的,但是我在写的时候,可以很近的触摸到自己喜欢的那个梦,可以有意的加入一些自己的东西。这样不管过多久,我想我都不会忘记这个梦,只要有机会,我就可以立刻去实现它。

这么多年过去,我写的东西里,对于创造一个世界的梦,在《秦乱》那本书里尝试过,并没有完全成功,但起码是迈出了一步。在《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中收录的部分短篇里,我也做了一些尝试。这些东西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功,但是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心里是欢喜的。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写出那种让人看了觉得很新鲜很有趣充满智慧的故事。只要写出那样的故事,那么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就像那句话——吾诗已成,任天地万物都不能将其化为无形。

最后,但愿写的这堆经历能帮助那些朋友解决了发表和出书的问题。只要是金子迟早会发光,只要是好作品就不会被埋没。被埋没,只能说明还不够好,不够好,就努力去打磨得更好就行了。不要怕漫长,人生下来反正最终都是要死的,还活着的时候,去朝着自己想要走的道路去走就行了。

  

马叛:本名马盼盼。曾用笔名@天涯蝴蝶浪子。河南宝丰人,早年入围过新概念作文、文学之新等国内各项文学赛事。韩寒监制“ONE一个”APP十万赞作者,作品被收录进《在这复杂世界里》《我们从未陌生过》。作品常见微博、微信、人人等平台,多次进入过微博热搜榜和热门话题。在《萌芽》《意林》《读者》《花火》《青年文章》上开设过专栏和连载。代表作《陪伴是*长情的告白》畅销十万册并成为,2014/2015年网络**流行语。新书《我不愿平平淡淡将就》上市即售罄。另著有《愿情话终有主,你我不孤独》等二十余本畅销书。

中原作家群出品|精品悦读|转载请注明出处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