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zsybook@126.com

 

(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有关探险越野的故事:《N39°传奇》

来源: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作者:admin 时间:2019/6/17 16:04:33

 

 

 

 

作者:小丐

定价:81.00元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4-8

书号:978-7-5190-4130-4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有关探险越野的故事,包含了众多的现代元素——无人区、大沙漠、越野车、极限生存、历史与传说、友谊与梦想等,当然,还有亘古不变的话题——爱情。

本书以女性的视角,描述了一次对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纬39°线的穿越历程,展现了在二十一世纪初,中国高速发展的大环境下,这个时代人物的特色和精神面貌。立意传递积极向上的价值观的同时,也不回避人性的弱点。

作者简介

      小丐,曾在网站上发表过:长篇历史武侠小说《丹心遗恨》,游记《欧洲印象》,长篇纪实报道《最长线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开着20逛塔漠》,都市情感散文《D的故事》,杂文系列《笑看水浒》、《帝王有爱情吗?》,共约200万

 

目录

 

第一章一个世纪前的召唤

第二章悬而未决的通行证

第三章高速惊魂

第四章火红的牧马人

第五章黑戈壁

第六章空降到喀什的老陈

第七章塔克拉玛干,我们来了

第八章我眼中睡着的沙漠

第九章艰难地进入

第十章胡萝卜加大棒

第十一章曲线上的死亡恐怖

第十二章一条救命的石油便道

第十三章遇到两个去阿里的人

第十四章老陈翻车

第十五章被误认为是盗墓贼

第十六章嘉琪差点退出

第十七章红白山

第十八章遗失的绿洲

第十九章神秘的信物

第二十章倾城绝恋

第二十一章海扁虫与狐仙

第二十二章意外的遭遇

第二十三章一次特别的谈话

第二十四章塔克拉玛干的肚脐

第二十五章塔中油田指挥部

第二十六章地狱之门

第二十七章真正的楼兰 

第二十八章我先离开了

第二十九章轮台的车祸

第三十章被困车尔臣河

第三十一章芦苇香烟

第三十二章重归人间

 

 

章节内容:

 

第一章 一个世纪前的召唤 

—— 一个学童,很早就发现自己未来的生涯,不能不说是一种幸福。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天气很糟。

 

我刚从学六食堂吃完中午饭回来,心情沉重地走进历史系那幢北洋时代风格的灰色小楼,穿过两侧挂着胡适、顾颉刚、傅斯年、谭其骧、钱穆、夏鼐、徐炳昶、陈垣、邓广铭诸位大师画像的走廊,最终在黄文弼先生的挂像前驻足。

我的硕士论文,《就塔克拉玛干考古发现论述丝绸之路东西方文明之间的互动》,目前还是炒冷饭的程度。我导师羊廉教授当初很委婉地劝过我,不要轻易启动这个课题。可我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结果就是,除了我,我同届的其他同学都按时毕了业。今年六月,能否如期答辩,我眼下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我自认为有很多的真知灼见,却苦于没有确凿的史料来印证;我又没有亲自前往塔克拉玛干探究考古的能力,一切全是空谈。

 

十二岁那年,在图书馆首次翻阅到斯文赫定伟大的旅程——犹如闪电划过黑夜的苍穹,点明了我人生的梦想。

俄国的谢苗诺夫、普尔热瓦尔斯基,瑞典的斯文·赫定、贝格曼,不列颠的奥雷尔·斯坦因,德意志的格伦威德尔、冯·勒柯克,法国的伯希和,美国的亨廷顿,日本的大谷光瑞、橘越超。这些百年前的名字,熟稔到我可以信口呼出。我立志追随这些中亚探险者的足迹,希望能步他们的后尘,在西域文化史上有一番建树。

 

在大多数世人眼里,塔克拉玛干是一处恐怖凶险的之地,只有疯子和亡命徒才会去那种地方。而我,看到一切有关塔克拉玛干的文字图片,都有一种回到故乡的感受。

位于中亚腹地的塔克拉玛干,曾经同时被覆四大古文明希腊、波斯、印度、中国的普照,也是多个世界性宗教拜火教、基督教、佛教、摩尼教、伊斯兰教交汇的沃土。论人种变迁的多样性,文化的丰富性,世界上独一无二!

我关心的,并不完全是丝绸之路上消失了的古堡、文字、宗教,或者佛寺的文物价值,而是在人类生存、发展史上,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儿,为人类东西方的交流、文化递进提供了怎样的契机。

而如今,我仍然一事无成,反倒成为了一个志大才疏、痴人说梦的典范。我真羡慕,深受我敬仰的黄文弼先生,曾与晚年的斯文赫定有过共事的经历。而与他同样怀有热切梦想的我,却没有任何机会参与到那些磨难当中。

 

我怀着沮丧的心情回到教研室,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一眼瞥见遗忘在课桌上的手机,有三个未接来电显示和一条未阅短信。

短信上写着:“小A你好,我是郝明。你的老师把你的电话给了我。收到请回复。”

“郝明??”

我一下想起来,我们历史系的马波博士曾经与我断断续续提过这个人的一些情况,说他是个奇人,开过三十多种类型的越野车。有次他跟我说:“小A,你不是天天念叨,想去‘塔克拉玛干’考古吗?如果说世界上有谁,能带你进去,还能安全把你给带出来的,那也只有他了。”

 

我立刻把电话回拨过去,那头占线。我刚挂断电话,电话打过来了。

“小A吗?你好,我是郝明。”这是一个富有朝气的声音,听了顿生好感:“今天下午三点,我们开会,确定‘穿塔’行程和参加人员。如果你想加入,我把地址发给你。”

有好一会儿我无法发声,直到那边“喂”了一声。

“您说的‘穿塔’,是穿越新疆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吗?”我小心翼翼地求证。

“就是新疆那个塔漠。”他很肯定地说。

“我想加入!”这四个字我几乎是喊出来的。

“好。成府路到我这儿可不近呢,那你现在就可以出发了。”电话那边说:“你快到亮马桥的时候,提前二十分钟给我个电话,我去接你。”

 

“我快到了。”我只提前了十分钟给郝明打的电话。

“好,你出来吧。燕莎商场前面那辆紫红色的坦途,打着双闪的,就是我。”

“好。”我回答。

刚从地铁口出来,我就看到街对面停着一辆打着双闪的紫红色的皮卡。

我径直走过去,打开车门,发现这车底盘好高。方向盘后面倚着车门儿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五官清秀,白净面孔,吊儿郎当的,左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根烟,伸到车窗外面。他这个样子,很讨一部分小萝莉或者御姐的喜欢——但是对我没用。

 

这就是刚才和我通话的那个郝明吗——怎么跟电话里的感觉不一样呢?!

那人也斜着眼看了看我:“小A?”

——他有点南方口音,咬舌儿,不是郝明!

我松了口气:“是啊。”

那人俯身递过来一只手,要拉我上车。我抓住前把手,自顾自爬上车,系好安全带。

那人不太高兴地把手缩回去,转动钥匙,开车走了。走出去几分钟,上了环路,开车那人问我:“地铁挤不挤啊,小美女。”

“不挤。”

“来北京头两年,我还坐过地铁。后来买了车,真没法再坐地铁了。我们这边的八通线,那叫一个挤哈~~,怀孕的都能挤流产了。还有条五号线,从北边天通苑往城里来的,据说没怀孕的都能挤怀孕了。”

听一个南方人讲东北话,倒是挺有意思。

那人看了看我,又问:“我今年十八,你得叫我哥,对吗?”

“你要十八,那只能称呼我为长辈了。”

“不会吧?!我看你长得不大啊~~——你不是学生吗?”

看我不答,那人又说:“我叫王小满。你怎么叫‘小A’呢~~?真够难听的。这不是你真名吧?能不能告诉我,你真名叫啥?”

“‘小A’这名字也没惹到你。你要是认为难听,可以不叫。”我说。

王小满生气了:“这样没法往下聊了——你不愿意告诉我,那就别告诉了。”

王小满刚说完,他的电话响了。

我听到电话里有人在问:“人接到了没有?”

“接是接到了,就是不肯告诉我,她叫啥。”

“人接到了就好,你问人家叫什么干嘛?——派你去接人的,又不是让你查户口!”说完,那边电话挂了。

我面无表情,好像根本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心里却在偷偷地乐。

 

 

坦途驶进一个大杂院,穿过各种挖掘机、压路机和斗车,停在了一座淡绿色的三层小楼旁。

“我去把郝哥的车停那边去,你直接上三楼。”王小满告诉我。

我仰脸往上看了看,沿着楼外铁制的扶梯,爬上三楼。迎面只有一扇大门,房门虚掩着,屋里有人在交谈。

我悄悄往里窥视:背对着我有一个身影,穿着大红户外羽绒服——

“小A来了!”那个背影忽然很利落地站起来,把房门打开,一口低沉而带磁性的普通话问我:“怎么不进来?小A。”

 

我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瘦削脸,粗糙的面孔洋溢着儒雅的笑容,看起来很友善。他的声音确定了,就是午间和我通过话的郝明。

我四肢僵硬地走进来。房间里除了郝明,还坐着两人。

桌对角椅子上,仰坐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唐古特人”:肚子像一座山,两只手搭在肚子上;一条腿收着,一条长腿伸出去老远;蒙古人种的宽脸,双目炯炯,眼神机灵狡黠,看起来自负且傲慢。

我正不知道说什么好,郝明伸手为我介绍:“小A,那是老葛。”老葛坐着不动,向我微微点了下头。

“这是嘉琪。”郝明又把手伸向坐在我前面的一位女性。她回转身,对我微笑着。

嘉琪看上去应该比我年长,很壮实,小麦色皮肤,黄眼珠,戴一顶绒线帽子,黑色紧身毛衣,健美又性感。

嘉琪把旁边椅子上的几本户外杂志拿走,我对她笑了笑,在那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外面起风了,”郝明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我面前——奇怪,我来的时候没感觉外面刮风啊?

一阵冷风吹进来,方才接我的王小满推门进来了,“外面起风了,天气预报说,这两天有大雪。”

王小满拖住一把椅子,忽然发现屋里除了我,还坐着一个女的,下颌顿时圆了,站在那里,含笑问郝明:“哟,哥,这位美女是不是就是你说的今天到的那位知名网络作家?”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