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zsybook@126.com

 

(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新书赏析:《佛道图》

来源: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作者:admin 时间:2019/6/10 10:21:26
作品:《佛道图》 
作者: 和宗仁
定价:36.00元
出版社: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4-2
书号:978-988-8609-46-8
内容简介:
      在中国西南滇川藏毗连且与印度、尼泊尔近邻地段,有一条古老的茶马互市通途,史称天竺古道。古时,它是藏族、纳西族原始宗教苯教和东巴教的传播渠道。后来,先是波斯拜火教
传播进来;接着佛教从尼泊尔和印度强势传进;再后来,在中国内地难以立足的天主教、基督教,也在这片藏民和纳西人的栖息地建起一座座洋教堂。从此,在这片古老的净土上,人们为信仰而战,不惜抛头颅洒碧血守护自己的神灵与佛道,时至当下,人们仍把信仰视作生命和重于肉身的灵魂。为护卫信仰,让灵魂沿着神路佛道抵达那吉庆祥瑞的“三十三天城”视作神圣操守。于是,这条缘起于茶马互市的天竺古道,变为信徒们转经苦行的求佛之道,也变成当今地球上最为悲壮惨烈的邂逅殉道者的“天方异域”。
作者简介:
      戈阿干,原名和崇仁,纳西族,1936年出生在云南丽江。中作作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还在中学时代热心记录由祖母阿定传授的歌谣,且有三首刊发在1957年2月号《北京文艺》的纳西情歌“青龙与龙珠”、“相会”、“等待”入选由毛泽东“旧体诗词十八首”打头的1957年中国《诗选》,从此与民族文学、文化结下不解之缘。据纳西东巴经创作的长诗《格拉茨姆》于1981年获首届民族文学创作奖(后改“骏马奖”);翻译注释并主编东巴文学集成《祭天古歌》获第二届中国优秀民间文学作品一等奖(1989年);长篇论文《纳西东巴骨卜和象形文骨卜书》载北大国学研究年鉴第四卷,获云南省1996-1998年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先后出版《戈阿干纳西学论集》、《戈阿干作品选》等多部学术专著和文学集子。曾应邀赴瑞士苏黎世大学博物馆和加拿大魁北克孔子学院举行学术讲座。
目录:
 
第一章  马店夜话长 1
第二章  空谷渡筰桥 29
第三章  马槽赞美诗 55
第四章  邂逅殉道者 78
第五章  护身符现秘 103
第六章  神女岩遇险 135
第七章  佛道图解语 169
第八章  忠魂舞蹁跹 194
第九章  血色红哈达 217
章节内容:
第一章  马店夜话长
 
秋末的一天,我跟随地区军管会像章办公室主任木旦,肩负一项圣洁使命,乘坐一辆橄榄绿越野军车,接连跨越两座金沙江峡谷吊桥,驶进开豁宽广的白马草原,于日落前赶到通往白马公社的一处雪山丫口。
白马公社不在白马草原上。它座落在另一条大江——澜沧江畔的雪山峡谷深处。人们惯常喊它为老白马。从白马草原到老白马峡谷,还有一段相当长的距离。沿途山阻水隔,自古被赶马人视为畏途。相传,一匹来自梵天极乐世界的白驹神骏,最初在澜沧江边驻足,然后才驮载人世间的吉祥佛母,奔越在白马草原上。我们这个地区下辖两个民族自治州,两个民族自治县和另外两个普通县,有藏、纳西、傈僳、彝、普米、汉、白、怒、独龙等十多个民族。白马公社是全地区最偏僻的山区社。从丫口马店到公社所在地老白马,需朝西南方向步行四天马帮古道。从地区军管会所在地丽江古城延伸出来的这条滇藏公路国道支线,时下还只通到这儿。
正好,我们的越野车才在马店门前刚嘎一声煞住,看见从店门口应声走过来一老一少。那老的看去六十来岁,披一件灰白色山羊皮对襟褂子,光着头皮,背有点儿罗锅。小的二十来岁,穿一件两个吊包的草绿色军装仿制服,左胳膊上戴一幅印有忠字的袖章,也是个光皮头。两人的胸前都钉有一枚锃亮的红太阳像章,也都挎一柄带鞘套的长刀。那坠在年轻人腰间的,看去还是柄被人们称为廓戈利刀的弧形钢刀。
我和主任一走出车门,小伙子便一把捏住我的手,一连迭声先自报起家门:“我叫诺布,他是我阿爸,是公社派我们来接红太阳的。你是记者吧?你一定是木……木首长。队长都告诉我们啦!”说着,他放掉我,又一把捏住“首长”的手。
“都是纳西人,用不着这么客套。我叫木旦,就喊老木!”主任微笑着反捏住小伙子的手。
“就喊木主任吧,大家已习惯这么称呼。”由我为他们折衷一番。
“你阿爸叫什么名字?”木主任亲切地拍拍小伙子肩头。“你们来了多少人?”
“大家都喊他老诺布。就我和阿爸俩儿。”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