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zsybook@126.com

 

(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安妮·弗兰克作品集》出版,书信呈现被捕前幸福生活

来源:新京报 作者:admin 时间:2019/6/10 9:42:26

 据卫报、Smithsonian等媒体报道:收录“二战”犹太罹难者安妮·弗兰克生前全部作品的《安妮·弗兰克作品集》

(Anne Frank:The Collected Works)

将于本月底发行。这本作品集最大的亮点是首次完整公开安妮的一些书信。

 

这些信件写于1936年到1941年,早于《安妮日记》的最早日期1942年6月12日——她13岁生日,直到两年后,他们一家被纳粹从藏身的秘密小屋中抓捕。这些信件中,一个更年轻、更阳光的牙箍妹——安妮·弗兰克将呈现在读者面前。她不愿意剪头发,“因为男孩子们的关注而从不缺乏玩伴。”这些信息都来自于安妮写给祖母爱丽丝·弗兰克的书信。

 

 

 

 

《安妮·弗兰克作品集》(Anne Frank:The Collected Works),布鲁姆丝伯里公司(Bloomsbury Continuum)2019年6月25日版。

 

在一封被推断写于1941年春天的信中,安妮告诉祖母剪发和戴牙箍的烦恼:“我有着漂亮的长头发……爸爸妈妈想让我剪短,但是我想让头发留得更长些。”她还向祖母透露:“我嘴里有个小装置,就是牙箍……现在我必须每周去看一次牙医,当然,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这封信之后的一年,安妮写信告诉祖母她收到的生日礼物:“爸爸妈妈送给我一辆自行车,一个新书包,一条沙滩裙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玛格

(安妮的姐姐)

送了文具,因为我的都用光了,我收到的糖果和其他小礼物可真不少。我这里很暖和,您那里也是吗?我特别喜欢史蒂芬的诗,爸爸也写了一首给我,但那是预料之中的。”“昨天,我和苏珊、汉奈丽还有一个男孩出去玩了,我们玩得可开心了。因为男孩子们总是关注我,我从来不缺玩伴。”安妮对自己受男孩们的青睐感到很得意,她在日记中也有这样的看法,在列举了班上男生的名字后,安妮写到:“莫里斯·考斯特也是我的仰慕者之一,但他几乎是个讨厌鬼。”

 

 

 

 

1940年圣诞节,来自同学Dinie的礼物。图片来自:Anne Frank Fonds。

 

1940年5月10日,纳粹德国进攻荷兰,对荷兰的犹太人进行种种迫害。信中的欢乐被压抑的阴霾所取代。安妮在1941年写给祖母的信中说:“犹太教的相关课程都已经停止了。我刚刚得到一件新裙子,现在纺织品特别难弄到,这件裙子花了好多配给券。”

 

小安妮似乎还不清楚,这场战争究竟会给他们一家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她对未来的生活仍然充满了小女孩的乐观预期,她告诉祖母:“我希望我能够把滑冰重新捡起来,但是现在我还需要一段耐心等待,直到这场战争结束了……如果爸爸还担负得起溜冰课程的话,爸爸向我保证过,等到我滑得足够好,他就带我去瑞士看你们大家。”

 

据布鲁姆丝伯里5月30日的发布会介绍,此次出版的《安妮·弗兰克作品集》包括三个版本的《安妮日记》,一些照片、信件和名言摘抄本。还有关于历史和文学的一些话题分析作业。根据《卫报》早先的报道,《安妮日记》一共有三个版本。第一种即安妮最先书写的私密的原始版本,里面还有她搞笑离题的作业、小女孩的性好奇。1944年,安妮听到广播中荷兰流亡政府想要收集并出版一些纳粹集中营里荷兰人的故事,所以她就着手重新写了名为《秘密小屋》的日记,这是第二种但是并没有完成,在写到215页时,他们全家被纳粹逮捕。第三种就是由父亲奥托·弗兰克删改

(安妮的性好奇和家庭争吵)

后于1947年在荷兰出版的通行本,它首次发行时的书名为《密室:1942年6月12日至1944年8月1日的日记》

(Het Achterhuis: Dagboekbrieven van 12 Juni 1942 – 1 Augustus 1944)

,在1952年译成英文后引起轰动。

 

 

 

 

安妮的许多照片都是露出牙齿的阳光笑容,这里却闭嘴微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戴了牙箍呢?图片来自:Anne Frank Fonds。

 

安妮基金会的伊夫·古德曼

(Yves Kugelmann)

表示:“了解安妮的个人背景非常重要,我们大多数人都只知道安妮的日记,但是只知道日记却不了解她的家庭生活和成长环境,我们并不能正确领会日记中的信息。”他认为,这些信件给了我们一个内在的视角去看待安妮在日记中所采用的非正式的、聊天式写作风格,《安妮日记》在全世界已经售出超过三千万册,“她写作的才能从何而来,当然不是天生的。我认为,早在安妮开始躲避纳粹的搜捕之前,安妮就有了要写作的想法。她和她的家人之间经常互相通信。”安妮的祖母,爱丽丝·弗兰克,可能是促使安妮写作的源头,“安妮和她非常亲近,安妮性格中的许多特质都来自于祖母,这是一个有着很强女性个性的家庭:你可以在安妮的信件中看到。”

 

显然,《安妮·弗兰克作品集》的出版,将给我们一个更宽广的视角去认识安妮的世界,“我们只知道安妮的日记,却对她的家庭、社会阶层、在哪里接受教育、生活在什么样的文化环境之下的文本一无所知。这本新书给了我们更多的安妮自我述说的文本,关于她的文化:犹太家庭生活和文化之根。”

 

1945年初,安妮和玛格在伯根-贝尔森集中营

(Bergen-Belsen)

死去,安妮15岁,玛格19岁。爸爸奥托是安妮一家八口中唯一的战后幸存者。在1945年9月,祖母在一封信中描述了当时的一些细节:“玛格和安妮因为太虚弱不能劳动,都被送到贝尔森集中营。玛格患上了斑疹伤寒,已经死去。至于安妮,得知妈妈的死讯后,认为爸爸也已经死了,她自己也渐渐凋零了。”

 

最终,安妮敬爱的祖母在他们死后八年的1953年去世,享年88岁。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may/25/unseen-anne-frank-letters-illuminate-life-before-confinement

 

https://www.smithsonianmag.com/smart-news/letters-anne-frank-wrote-grandmother-will-be-published-first-time-180972297/

 

https://www.myheritage.com/research/record-10182-1081945/alice-betty-stern-in-biographical-summaries-of-notable-people

 

新京报:完整版的《安妮日记》为何会成为西方校园的禁书

 

 

作者 王塞北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