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国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全球纸书出版回暖,那些迷之好看的装帧与批注艺术就交给这篇极简史了

来源: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作者:admin 时间:2019/5/31 12:17:00

       "十二艺节“演出资讯预告 | 两本全新《巴黎评论》中文版上市 | 故宫新展与梵蒂冈博物馆合作 | ......

......“图画书界奥斯卡”

      今年年初英国《书商》杂志报道说,2018年的英国纸质书籍市场比上一年增长百分之二点一,售出量达近一亿九千万册,总价值超过十六亿英镑。纸质书增长的势头,超过了电子书。这十几年来关于电子书是否会取代纸质书的争论,结果似乎彰显易见,应该说,纸质书已经从那种危机感中走了出来。

       还记得十几年前亚马逊首发Kindle电子阅读器,以后几年,电子书越来越流行,全球出版业都哀嚎,几千年的纸质出版是否迎来了历史的终结,也就是那个时期,英国书史学家大卫·皮尔森(David Pearson)推出了《大英图书馆书籍史话》,他所要探索的,就是在快捷简便的电子媒体数字文本的冲击下,装帧成册的实体书籍,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

      书籍仅仅是承载知识的工具吗?它的不可替代性在哪里?皮尔森回到历史的纵深处,提出了“书籍超越文本”的概念。在他看来,虽然书籍所要传递的内容,特别是最新的科学研究发现等,可以用更容易更新的电子文本代替,电子报刊可能更优于纸质报刊,人们也能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各类文学名著,但是,书籍并不只是文本的载体,书籍自存在以来,就是人类物质文化承传的一部分,是具有艺术价值的实体,这种特征,是电子文本无法代替的。书籍,本身就是历史。

      皮尔森曾担任英国国立艺术图书馆收藏部主任、英国目录学协会主席,依托大英图书馆的丰富馆藏,他带读者领略中世纪手抄书的精美装帧,品鉴经典名作在不同时期的封面风格,欣赏充满艺术性的手工书……从中探寻书籍自身的历史。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在历史的几个瞬间里,书籍的重要性被赋予了多高的地位:

■ 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墙壁上,有一幅十一世纪的马赛克图,上面描绘了位于耶稣两侧的康斯坦丁九世和他的妻子,在这幅画上,我们看到皇帝拿着一袋钱,而耶稣则拿着一本书,这说明,书籍有史以来,就拥有被人尊重的崇高地位。

■ 在莎士比亚的戏剧《暴风雨》中,米兰公爵普罗斯佩罗说:“书斋是我广大的公国”,占领并销毁他的书籍,也就是将他的权势推翻。

■ 与莎士比亚同时代的英国剧作家马洛(Christopher Marlowe)笔下的浮士德博士,为了逃避惩罚,他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招是烧毁自己的藏书。

■ 美国作家雷·布拉德伯里(Ray Bradbury)1953年出版的小说《华氏451度》(Fahrenheit 451)中, 焚烧书籍是小说中角色一个重要的工作内容,同时也是一个警醒世人的文化意象。

《华氏451度》插画

中文版:上海译文社2017年

■ 即使是科幻电影也无法摆脱书籍的影响,比如电影《星球大战》中有一个图书馆的场景,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去那里寻找一些被捕获和记录的信息。图书馆的空间与都柏林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著名的长形阅读室(Long Room)非常相像,但里面的“书籍”都是存储信息的电子设备,但它依然是在向传统的书籍形式致敬。

电影《星球大战》图书馆场景

书籍不仅是页面上的文字,它们还曾经被拥有、被阅读、被收藏、被代代相传,每一本书都有它自己独特的历史。无论是藏书家手中流传的珍贵书籍,还是如今的我们在二手书籍平台上尽兴淘书,漂流的书籍也在印证它的自身意义,文化的传递,以及阅读前人留下的阅读印记。

选读 / 超越文本的书籍

《大英图书馆书籍史话》

[英]大卫·皮尔森/著

恺蒂/译

译林出版社2019年1月版

■ 一

      在印刷过程中,同一版本的书籍会被加入某些个性化的因素,等书籍离开印厂,它们个性化的机会更会倍增。例如,一次印刷某书的一千本,我们看到这一千套尚未装订的书页,因为印刷过程中有意或无意的因素,这一千套书页可能并不完全相同,但你如果把它们看作一千个个体,就知道此时它们正站在同样的起点上,等待被交付给装帧师、书商和读者,它们会走向各自的发展之路。

1641年德文寓言集《宝石》,西方第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印刷书籍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书籍都会拥有自己独特的历史。这一千套会被分送到不同的书商手中,会有相似或是不同的装订。等它们一旦被人购买,它们的命运就可能从一位拥有者转移到另一位拥有者的手中,甚至在几代人的手中走过,每本书的旅程都是独一无二的。其中一些可能在私人藏家手中周转,另一些可能会直接进入图书馆等公共机构,也可能在私人收藏之后进入公共机构。有些可能在出版后的几年内,也可能在出版的几百年后被销毁。有史以来,无数书籍已经不复存在,它们的销毁可能是有意的,也可能是意外。如果我们找到同一版本的所有幸存书籍,将它们并排放在一起,我们会看到,它们没有两本是相同的。美国华盛顿的福尔杰莎士比亚图书馆收藏的八十二册莎士比亚的《第一对开本》闻名于世,这批藏书中的每一本都在印张、装帧、标志、收藏历史等方面有着独一无二之处。

1623年首版的莎士比亚《第一对开本》

■ 二

      书籍藏家究竟有多重要?这要看他们会在书上留下哪些独特的历史痕迹。书籍影响、塑造并反映人们的兴趣。某本书曾在某个特定阶段被某人拥有,这样的记录可以告诉后人有关藏家以及文本的信息。它可以让我们对藏家的品位、智识和财力进行推断(例如此书是简单还是豪华装帧),也能显示出不同历史时期读者们对某一文本的接受情况。如果某本书被批注过,我们可以进一步分析读者和文本之间的私密关系,以及此书在那个时代的影响。阅读史研究是使用幸存的证据,更好地了解单个读者或一代读者与书籍之间的关系,他们如何互相影响,这种研究已经成为一门很流行的学问。在过去的十年中,已有大量有关阅读史的书籍、文章和网上数据库出现。

      伊丽莎白一世时代的印刷师约翰·怀特(John Wight),他手持《知识之书》(Scientia),敦促读者对书籍的创造者们表示支持

     研究某本书的个性化历史,我们能依据各种不同的证据,但并不是每本书都留有证据。数百年来,许多藏书家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在书上标注他们的拥有权,但也有许多没做任何标注。一本17世纪的书籍里没有标记、批注、藏书票或任何能够显示它曾被人拥有的证据,这并不罕见。书籍曾被修复、被重新装订,有时还可能不止一次,虽然这些时间点本身也是历史记录的一部分,可能拥有能被解释的信息,但书籍原装帧和扉页的舍弃,肯定会造成关于此书的许多早期信息的丢失。过去许多年,藏书的风尚是倾向于收集干净的版本,不喜欢前任藏家的批注或涂鸦,所以,新主人会特意除去旧主人的标志及题字,或将书中的藏书票取下。图书馆通常更是认为书籍的重要性完全在于文本,所以,它们也只对文本进行关注,传统的图书馆目录主要记录作者和书名,很少会关注前任藏家和装帧的任何信息,这种情况近年来才有所改变。过去,图书修复的首要目的是要为文本的阅读提供一个结实的载体,现在,随着数字文本以及其他复制本的出现,这种观念已经被完全颠覆了。一本20世纪装订的16世纪出版的《乔叟作品集》,因为重新装订过,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旧主人的痕迹,也没有任何眉批或题字,虽然它仍是一本历史文献,但是它能为读者和学者提供的,与大量的电子文本和后代的纸质印刷品并没有区别。这本《乔叟作品集》与另一本同时代出版的经过同样净化处理的书籍也没有不同。但是,英国作家加布里埃尔·哈维 曾经拥有过的一本1598年出版的《乔叟作品集》就大大不同,上面有许多他有关同时代诗人的笔记和评论,其中包括最早提到的关于《哈姆雷特》的文字。显而易见,这本《乔叟作品集》,是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

不同装帧的《乔叟作品集》

■ 三

      人们以很多方式在书籍上留下他们的痕迹,有的在标题页写下了他们的名字,有的贴上他们的藏书票,有的在装帧时标示出他们的姓名或家族徽章,有的在书上记录他们的训诫和箴言。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拥有者都在书本上显示自己的身份,他们也可能对文本做出反馈,在空白处写下笔记,或为了突出某一段落,或对作者的某种观点表示不同意,或是补充书中的信息。

      藏家在书页上写下的文字,可能只是偶尔的旁注,也可能滔滔不绝用尽书页上所有的空白处。在这里,我从流传下来的数以万计的批注中略举几例。英国律师弗朗西斯·哈格雷夫(1741—1821)就是一位非常喜欢在书上批注的人物,他的许多藏书现在都在大英图书馆,特别是其中一本有关圣殿教堂的小册子,空白处被写满了哈格雷夫关于此书的历史和法律方面的笔记。诗人兼律师加布里埃尔·哈维,他是另一位律师、诗人、讽刺作家托马斯·纳什的对头,也经常在书中的空白处奋笔疾书。他的私人藏书的许多册都布满了批注和笔记,那本《乔叟作品集》只不过是其中之一。浪漫主义诗人柯勒律治是另一位著名的批注家,文学评论家们对他藏书中的批注和笔记都做过专门研究。

美国作家埃德加·艾伦·坡(Edgar Allen Poe)的诗作《动荡谷》的两个版本:1870年和1952年。

      英国都铎王朝早期的伦敦史家罗伯特·法比安在他所藏的《纽伦堡编年史》中,写下了大量的笔记和有关当时政府官员的记录,简直就是他有关伦敦历史的个人百科全书。那些喜欢评论的人可能会更进一步,他们会将一些空白的页面和印出的书页装订在一起,以确保有足够进行评论和批注的空间。17世纪后期英国的一位新教徒牧师约翰·华纳,他有一本装订不同寻常的小开本《圣经》,里面有很多空白的页面,他在上面写满了笔记、感想和对前人评论的引用。也有人在课本中加插课堂笔记,例如19世纪早期的剑桥大学的学生沃尔特·特里维廉的笔记,向我们展示了当时的化学课是如何教授、如何学习的。17世纪早期的荷兰律师彼得·范·维恩非常欣赏蒙田的著作,他将一本蒙田的《随笔集》送给儿子做礼物,他没有简单地在当中加插进 空白的页面,而是在书后写了整整一篇个人回忆录,标注并评点书中的重要段落,还在书页的空白处用钢笔画上素描插图。

1931年出版的《福音书》

      如果某本书曾被某位名人收藏过,有时这种连带关系就足以让人倾倒。想象一下,弥尔顿、拜伦,最受崇拜的英雄,或臭名昭著的恶棍,你手中的这本书,曾经被他们拥有过。当然,这些书的价值常常超出名人关系,因为书籍能给我们提供一个窗口,窥探这些人的心智及思维的发展过程。我们知道英国作家威廉·布莱克对画家乔舒亚·雷诺兹爵士的评价,因为布莱克在雷诺兹文集的标题页上,留下这样的题字:“这个人是被雇来压制艺术的。”亨利八世的藏书有不少现在被大英图书馆收藏,它们的价值,不仅因为它们曾被亨利八世拿在手上,更因为他在一些与政治或道德有关的段落上做过标记和评论。研究宗教改革那段历史的学者们也很重视亨利八世的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克兰麦个人图书馆中的藏书,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书籍能让后人洞察到他所阅读的内容,另一方面也因为他的批注和笔记捕捉了他对某些问题的思考和态度。

亨利八世

      研究者们向来很重视早期专家们在书上的批注。1774年,18世纪的著名藏书家安东尼·艾斯丘的收藏被拍卖时,拍卖目录上特别提到藏品中的许多书籍有古典学者们的批注。批注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1997年,历史学家罗斯的藏书被出售时,书商目录上提到其卖点之一,就是罗斯“评论及批注的习惯随着年龄和智慧而增长,他的藏书的空白处也就越来越布满了他的评论,智慧、讥诮,有时不乏严厉”。那些喜欢批注的人,不需要多有名或多重要,他们的文字同样可以充满趣味。前辈读者中的那些无名之辈所做的批注也能为后人提供有价值的证据,说明历代读者们对当时的出版物的吸收和反馈。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