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来,牵住我的手——张晓芳散文集》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甘肃省 满义老师《相信是一种力量》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
  • 何维众老师《银杏花香》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指尖灵动的瞬间》进入印刷厂
  •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
  •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雨后苍松》进入印刷厂
  •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趣话动物》发货中,请注意查收
  •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尊严》出版社三审中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内部审稿,时间快、签约率高,赶快投稿哦!

(国内出版、公开发行)

文学小说(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文化艺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书画美术(限咨询、投稿)

bookxs@126.com

人文历史(限咨询、投稿)

bookhk55@126.com

教育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hk33@126.com

社科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sk@126.com

经济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55@126.com

医学及文献(限咨询、投稿)

bookjy@126.com

综合及其他(限咨询、投稿)

zsybook@126.com

 

(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

图书推荐:《银淀涛声》的故事

来源:中华出版热线--作家吧--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作者:admin 时间:2019/4/17 15:24:49

 

 

作者:田荣承

定价:42.00元

出版社: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12-4

书号:978-988-8553-75-4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冀中水乡白洋淀。

二十一世纪交替的年代正是我国改革开放蓬勃发展的年代,剧本记述了在这个巨大变革的时代中,以柳玉芝、孙秀云、袁锋为代表的共产党人,以改革为动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努力建设白洋淀美丽水乡,保护白洋淀生态环境,发展白洋淀资源,坚决同社会痞子、腐败分子作斗争的动人故事,讴歌了以柳玉芝、孙秀云、袁锋坚持正义,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讴歌了她们之间纯正的爱情、亲情、友情;鞭挞了了社会痞子的投机钻营、钻政策空子,无孔不入损害国家利益的丑恶行径,揭露了腐败分子假公济私、丧失人性,危害人民的罪恶勾当。

柳玉芝、孙秀云、袁锋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青年,她们改天换地,用双手建成了青年塘,也建立了爱情、亲情、友情。二十一世纪之交,她们紧跟时代,进入改革开放的大潮,决心以实际行动建设白洋淀,发展白洋淀,创建青年塘芦苇生产基地,野生鱼养殖基地,建设民俗风情旅游村,建设白洋淀美丽水乡。

贾不凡是个社会痞子,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青年们投身到改天换地的青年塘建设的时候,他逃避集体劳动,盲流单干,文革初起,他煽风点火,借运动,泄私愤,整干部,改革开放,他钻政策的空子,以改进捕鱼方法为名,毒鱼、电鱼,破坏白洋淀资源,以发展旅游、兴建景区为名,企图破坏白洋淀苇田、园田生态环境,谋取暴利,他无有分文,却以贷行贿,用共产党的钱贿赂共产党的人。他和腐败分子黄月勾结起来,千方百计和柳玉芝等作对。

黄月,阴险、狠毒,在文革中有重大历史问题,借批斗之名,打死一名领导干部,在改革开放中,身为县长的黄月名为建设景区,发展旅游,实则为己敛财,她勾结尹不凡,逼人为娼,最终逼死人命。

柳玉芝、孙秀云、袁锋为首的共产党人同黄月、尹不凡做了坚决的斗争。社会痞子是社会的毒瘤,腐败分子是党内的毒瘤,必须坚决除之,经过多次较量,终于使腐败分子黄月、社会痞子贾不凡绳之以法,取得了建设白洋淀,保护白洋淀资源,保护白洋淀生态环境,建设白洋淀美丽水乡的胜利。

 

作者简介:

田荣承,河北雄安安新县人,1946年10月24日生。保定市作家协会会员,安新县作协副主席。1962年初中毕业回乡当农民,任生产队长、团支部副书记、党支部副书记、民办教师,1982年脱产,先后任党校教员、乡镇党委副书记、安新县委党校副校长。2005年退休后,坚持文学创作,出版长篇小说《银淀烽火》、《银淀新图》。电视剧本《银淀烽火》被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提名“十佳电视剧本”,电视剧本《银淀烽火》、《银淀新图》被北京市文联评为优秀剧本,2017年,长篇小说《银淀烽火》获保定市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散文《恩师》获河北省“歌颂祖国,礼赞英雄”征文优秀奖。

目录:无

章节内容:

  这是改革开放的一九九五年。

     初夏,富渔村村东的金光淀烟波淼淼,茫茫淀水浩浩荡荡,无际无边。红日西下,暮霭渐渐笼罩淀面,落日给宽阔的淀面铺满桔红色的彩霞。淀上的渔船陆陆续续摇桨回家,带着喜悦,带着收获,渔船上的录放机响了,歌声在淀空中荡漾、回响: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大淀上,还有一只船,船上的人叫范风,五十岁挂零,仍在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夹鱼罱子。

几只船从他的船边驶过,招呼着:“老范,该回家了!”

范风理都不理。

王进驶着渔船过来,喊着:“老范,白洋淀是大伙的,命可是自己的!”

范风一边挥动着手中的罱子,头也不回地说:“白洋淀是大伙的,钱可是自己的。”

王进说:“老范,自打改革开放,你就像换了一个人,恨不得把白洋淀搬的你们家去,闹生产队的时候,你可没有受过这么大累,你那力气比吃香油还金贵。”

     “那是,闹生产队的时候,那是为集体,现在-------现在谁不想当万元户。”范风喘着气,抱着水中的罱子,罱包子里空空的,连个鱼毛都没有。

王进笑着说:“淀里的鱼都让你夹没了,快家走吧。”

“再--------再夹几罱子。”

“你就是俩脸,对公家,你拿着力气当香油,为自己,你拿着力气当淀水。

“哪还有为公的?”

“睁开眼看看,来了!”

东方慢慢升起了夜幕,自东向西徐徐拉开,淀上半边是暗暗的夜色,半边是晚霞的余晖。明亮的晚霞中,一只小木船从村子驶出来。

“谁呀?人们都奔家走,她们却从家奔外走。”范风看都没看,继续夹他的罱子。

“前面是书记孙秀云,后面棹船的是支委柳玉芝。”

“天都黑了,她们去哪?”

“去青年塘,下夜,看青。”

“一个村子,也就是这么俩人。”

“跟你说个事。”

范风停住手中的罱子,问:“什么事?”

王进说:“贾不凡正在组织捕鱼队,用新法捕鱼,要比咱们的老办法多几倍,十几倍。”

“新法捕鱼,真的?”

“我还骗你。”

范风急忙收拾渔具,说:“回家,找老贾去,入老贾的捕鱼队。”

 

                         2

晚霞把富渔村东的青年塘妆扮得绚烂多姿、茂盛峥嵘,一泓清水托起十六块葱绿的苇塘,一样的长,一样的宽,一样的高,一样的平,一样的齐,含翡吐翠,晶莹透亮,宛如巨大的银盘托起十六块翡翠,显露着人工开凿的刀工和笔锋,彰现着人工的智慧和魄力。十六块苇塘相间的水濠里,如今已铺满了一层嫩嫩的荷叶,正在水里的那一簇簇圆的、尖的、卷着的荷叶,牵着无数条粉红色的荷梗争先恐后地向水面钻,用不了多久,这里将是荷红苇绿,靓丽风光。

夜幕渐渐笼罩,水面上荡起波纹,一只四舱船驶进了青年塘。船上两个女人,船头的,叫孙秀云,今年四十八九岁,体魄健壮,富渔村的党支部书记,当年的团支部书记、铁姑娘队长,青年塘就是她带领青年创业的杰作。船尾的女人四十六七岁,身材苗条,叫柳玉芝,如今的党支部委员,当年的团支部委员、铁姑娘队的队员,当年,她和孙秀云并肩战斗,共同建设开发了青年塘。

带着水汽的夜色渐渐笼罩了青年塘。青年塘的夜色很美,夜幕点缀着满天闪烁的繁星,深深的夜色中,黑魆魆的苇塘弥漫着嫩苇的芬芳,小荷的清香。

小船穿行在苇丛、荷塘。孙秀云和柳玉芝俩人一边划着船,一边滴滴答答说着话,也说工作的事,也说家长里短,俩人划着船,巡视着。

“多快呀!一晃改革开放都十几年了。”孙秀云回忆着说,“当初我们组织农村剩余劳力转移,多难呀!”

柳玉芝若有所思地:“是呀,当时人们思想转不过弯,离开集体日子没发过呀!离开生产队没法活呀,好象没了生产队,天就塌了。”

孙秀云说:“乍离开集体,人们觉得少了依靠,觉得没了主心骨。现在好了,人们都在北京、天津、石家庄站住脚,有了自己的事业,闯出了自己的天下。十年了,人们富了,村里也富了。”

栁玉芝气愤地说:“有的人靠勤劳致富,可有的人却违法致富!”

“又听见什么了?”

“咱们村有的人贩卖毒品,有的人当了三陪小姐,丢人不丢人!”

“有这个事?”

柳玉芝说:“有的人挣了钱,不干好事,不是嫖,就是赌。我也不怕你笑话,我们志强今年正月来了两天,跟我一点不近乎,又快半年不回家了。”

孙秀云笑笑说:“志强是能人、忙人,是县里挂号的企业家,他带着十几个人北京闯天下,从建筑队的队长,到建筑公司的经理,如今又建了自己的公司,他哪有时间回家呀!”

“可我听说他外面有了女人,人家不叫情人叫小秘。”

“那是风言风语,你别忘了,你们俩是我的大媒,志强在外面真搞邪的歪的,我这个媒人也不干。”

栁玉芝说:“我心里安定着呢!他又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

孙秀云说:“对呀!她就是十个小秘,也比不上你一个柳玉芝!要我说,你就是借给志强俩胆,他也不敢对你有邪心,小秘?那就是逢场作戏。”

栁玉芝说:“还是必成哥稳当,开始给饭店送货,越送越多,越闹越大,如今自己包了一个冷库,当起了自己的水产批发公司经理,买卖顺当,又不张扬,让人多放心。”

孙秀云:“他呀,傻人有傻福。话又说回来了,咱们也得体谅男人们的苦处。这不,这几天必成连着给我捎信,叫我去北京,帮他忙活一阵子,我也有这个打算,他叫我去忙活,还不是想人?可眼下村里的工作正忙,地里的苇子正嫩,藕苗正长,正需要咱们护理,再过一阵儿,咱们把村里的工作安排安排,就去北京,咱们俩一块儿去。”

“行!我去会会志强的小秘。”柳玉芝坦然地说。

 

 

出书快捷通道   出书流程   出书进展查询   出书常见问题   给我们留言